嗷嗷i

我可是站在冰箱顶上的男人

[卜洋岳]默契

  正值盛夏,烈日灼烤大地,蒸腾的气流搅动着空气,紧密严实地包裹着每一寸皮肤,留下被灼烧的触感。即使拿着小电扇不离手地吹还是聚了一头的汗,把细碎的刘海都黏连在一起。
  刚过了一个镜头的岳明辉脱离了镜头便把衣服拉链拉开,皮肤被紧身衣包裹着像是钻进了贴身的火炉。他扯过一条毛巾就跑进厕所里擦汗了。
  拿毛巾沾了点水也不敢往脸上抹,往额头和脖子上擦擦就算完了。正准备开门,把手刚被拧开一米九几的大高个就挤了这狭小的空间,硬生生把他挤回去。
  “哎哟,凡子你干嘛啊这是”岳明辉被挤得腰卡着洗手池“等我出去你再进来,要不要这么急,哎哟喂我这腰”
  卜凡低头看岳明辉皱着眉头的倒霉样就觉得好笑,咧着嘴笑得格外纯真,附身对着岳明辉耳朵说。
  “哥哥,我可不是来上厕所”
  带着嗤笑的低音臊的岳明辉耳朵一下就红了,抬头一瞥他的笑容立马懂了。
  “还在…在外面呢,凡子别这样呢吧,啊?”
  卜凡也不说话,直接拿左手探进他后背拉链大开的紧身衣里,岳明辉惊得拿手推他,奈何空间太小了实在施展不开。
“凡子别…我们回家在说吧”岳明辉小声哀求,汗津津的样子像只被雨淋湿了的小动物。
  卜凡还是没打算放过他,顺着他的脊背一边摸一遍调笑,一直摸到后颈,那里贴着抑制贴,卜凡顺着抑制贴的边缘打着圈。岳明辉整个人都虚软了,两腿打打着抖忍不住呻吟出声。
  后颈的手突然停住了,卜凡不笑了,此时如果岳明辉抬头看他一定会被他眼里赤裸的情欲给吓到。卜凡不笑的样子显得气压很低,更别说此时犹如豹子看到了猎物一般的眼神。
卜凡深吸一口气,埋头在岳明辉肩上声撒娇“那哥哥回去以后要听我的哦”嗓音哑但乖顺。
  岳明辉也没空想什么,赶紧点头应了。
  两个人一起出来的时候另外两个人正在打闹,博文在一边举着摄影机跟拍。眼神撇到他两的时候灵超表情僵住了,木子洋瞥了一眼笑得仍然很慵懒,仿佛眼前的两个人只不过是稀松平常地为了表达友好的兄弟情一起去上厕所的高中生一样。岳明辉有点不好意思,卜凡倒很坦荡,和木子洋对视的时候还挑了了下眉。木子洋笑着揽过灵超的肩膀“走,小弟,让你洋哥教你什么叫专业的”。
拍的时候几个人都很认真,回去的路上打闹也是必不可少的。

http://fx.weico.cc/share/30838957.html?weibo_id=4267265824887298
(打不开看评论)

*第一次写肉,别嫌弃
*拖延了好久,看开头就知道我这是什么时候开写的了。怕出道了我都还没写完就草草结束了,不会排版。
*希望我还有毅力写灵岳,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看